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

默想:貝多芬第十四號鋼琴奏鳴曲(上)

貝多芬:升c小調第十四號鋼琴奏鳴曲,作品27-2
(BeethovenPiano Sonata No.14 in c-sharp Minor)
說故事能夠幫助闡述理念,一則有趣的音樂故事,可以引起普羅大眾的興趣,讓想入門古典音樂的朋友能立即上手,如果馬上要塞一些術語,必定弄得很無趣,人人逃之夭夭。名曲背後常有八卦,雖然我相信大部分都是後人唬爛的,但能夠讓介紹時添加生色的效果上來看,不該一概否認。
在月光灑落下,貝多芬即興一曲給盲女的故事,淒美動人,不只展現他的演奏才華,當初編造這故事的人,可能是想扭轉一些貝多芬粗魯傲慢的形象,刻意拿出他鐵漢柔情的一面。其實貝多芬的音樂,不乏婉約抒情,他的音樂的陰陽對比十分明顯。
但這些穿鑿附會的故事,並非作者親自命的標題,流傳下來就演變成永久的刻板印象。從此聽的人耳中有月光,彈的人心中有月光,甚至更用功的人,尋找月亮意象的相關文學來深化意境。好像沒有這個標題,就無法詮釋這首曲子。
******
由於喜歡聽與彈這首奏鳴曲,到後來會想重新檢視它的內容到底是什麼?能不能不要被標題所限?月光的來源主要在第一樂章,但認識一首作品應該要看全體,從頭聽到尾,拆開來斷章取義不是最佳辦法。以下有幾個線索:
1.貝多芬原本的標題是「幻想風」
2.三樂章順序由慢而快
3.第三樂章是重心
4.一三樂章開始的動機一致
由此可見,即使創作此曲的起初靈感來自即興神思,譜寫到完稿的過程想必和他一貫匠心苦運的態度相同,否則不會有這麼刻意的布局。
別忘了前面還有一首可憐的第十三號鋼琴奏鳴曲,作品27-1,也相同標上「幻想風」,表示作者在這兩首音樂中進行一種實驗,一起付梓。莫札特後期也用過幻想曲套入奏鳴曲,目的皆為了在奏鳴曲的形式中,讓內容風格能突破創新,這也是浪漫主義的精神,雖然此時音樂史還在古典時期。
奏鳴曲一般都是「快─慢─快」,但這首從慢板開始,前兩樂章一步步醞釀,第三樂章才正式爆發出來,富有戲劇性。聽者在第一二樂章會被賦予一種期待,知道絕對不會只有這樣,後面一定還有名堂。以往古典時期在第一樂章便堂而皇之的登場,少有像這樣吊足胃口,貝多芬創造到後來會愈來愈喜歡這樣玩弄,難怪很多人認為他結束了古典樂派,為浪漫樂派鋪路。
有趣的是,幻想風這個標題聽起來自由奔放,但一三樂章依舊遵守最嚴謹的奏鳴曲式,我很喜歡看有些鋼琴家,利用軟體將樂曲內容轉成有顏色的色條,從演示可以看到音符的秩序規則。
大家都知道貝多芬是動機大師,雖然奏鳴曲並沒有規定首尾樂章,都要用相同的素材和動機發展(通常沒有),只要風格有一點關聯(浪漫時期以後這一點也漸漸解構),不要感覺整體感被分裂就好。不過這首奏鳴曲很明顯一三樂章都使用c#min的小三和絃,以琶音上行當動機。差別在第一樂章上行後出現名垂千古的切分音動機,第三樂章上行後重敲兩下和絃,表達內心的情緒。

第一樂章動機










第三樂章動機









動機是一首曲子的中心思想,此刻並不是用某種美妙的旋律樂句,而是用單純的和絃,這點相當獨特。因此,這首曲子雖然聽起來很優美,但實際上給我感覺是,作者不只要讓旋律好聽(當然他必須先用這項優點吸引人),也在追求形式的革新,之後再詳談。
既然作者構思時已經先將整首一起考慮進去,首尾呼應,那絕不會是神來一筆,這樣看來,重新審視這首奏鳴曲會相當值得。




這一幅圖畫好像向上揮的拳頭,準備向命運鬥爭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