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

再探寓言文體的定義

讀完城堡出版謝武彰老師的寓言童書,又忍不住再回去高雄借了陳蒲清教授《中國古代寓言史》(借不到《寓言文學理論》一書),複習一下當初大學修習的課。然而這一次膽子比較大,並不像大學時全盤接受作者的觀點。因此私心想要再將寓言這個文體的定義,再做更嚴謹的探討。
任何論點都會有不足的地方,可以接受別人的批判,我在形成自己的論點過程中,也察覺到此點,由於自古以來文體互相滲透的情形太多,要徹底分清楚哪些是寓言哪些不是,很難有完整的根據和標準,有時候可能會是主觀的判斷。我的觀點不敢說是絕對客觀沒有破綻,但至少希望能再做個更清楚的界說,將範圍縮小。

問題意識
會想要寫這篇文章的原因,是看到陳教授將志怪小說(包含聊齋誌異)、唐代傳奇,以及部分的史傳納入寓言史中(例如:史記)。這讓我覺得寓言的範疇不應該與太多文類交集,這樣會失去寓言特殊的性質。
陳教授對寓言的定義有以下兩項:
1.有完整的故事情節。(排除比興寄託、論理文章)
2.有喻體,達到言此意彼的效果。(排除沒有這項條件的故事)
只要談到寓言的定義,大多不脫上述兩項。但如果只要情節與寓意,很多種故事類型都能夠被納入。例如「桃花源記」算不算是寓言?「南柯一夢」算不算寓言?史記中的「指鹿為馬」故事算不算寓言?白雪公主也有寓意和情節,可是我們似乎不會納入寓言中。笑話算不算寓言?在圖書館中,笑話和寓言都納入856.8(寓言,諷諧,笑話),就算是最白爛的笑話,如果有寓意都要納入寓言中嗎?
如此一來,寓言就會變成臃腫的龐然大家族,包山包海,因為除非是純娛樂性質,很少有故事是沒有寓意的,難道所有的故事都必須是寓言故事嗎?

廣義與狹義
我並沒有要推翻上面兩項定義,但過程中看見很多寓言故事彰顯出來的特質,會比其他作品更具鮮明,更遵守寓言本身該有的規範。所以這是寓言成分多少的問題,並不是非有即無的問題。只要從原本兩項定義,再增加條件,納入狹義寓言中,就能夠讓寓言成為特殊的文體。

狹義寓言1:寓意先於情節
作者必須先想好一個寓意,根據它來寫作這個故事,而不是先想好一個故事。因此如果作者是因為看到或聽到一個本事,而加工創造的故事不應算入。
先想寓意應為第一序,作者是因為有寓意的需求,才需要創作一個故事。換句話說,作者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想要講故事,而是想闡述論點。
寓言可以是一個獨立的文體,但沒有獨立的文學性,不是純文學,他必須完全依附在作者的「文以載道」下。作者可以只講故事,不講道理,就像借喻依樣只留喻依,但作者不能將喻依凌駕在喻體之上。
可以說寓言是一項「文學工具」,是一個忠誠的「文學管家」,為作者的思想服務。

狹義寓言2:思想性大於藝術性
既然是刻意為思想服務,是作者根據自己的辯證需求,而創作一個例證來說明。那我相信,絕大部分的寓言具有原創性,是作者自己獨特的創意,不會根據本事,也不會是來自民間口耳相傳的故事。
寓言的作者也大多會是文人階層,雖然不能保證不會參考到民間文學的素材,但追根究底卻是文人的作品,由上而下的教化之作。
我承認一則寓言可以有歧義性,志怪文學,唐傳奇,歷史故事中可以有很多角度可以切入。例如唐傳奇可以談故事本身思想,也可以反映當時的文化背景,性別意識,門第問題,玄道思想等等。
如果故事本身的藝術性廣泛,會稀釋了寓託意涵,因此狹義的寓言應當做到精煉,當然這不是說缺少詮釋空間,或者寓言故事不應當富有藝術性。而是寓言的內容必須短小精悍,能馬上傳達讀者精確的題旨,比其他文類在最短時間中傳達給讀者。用比較不文雅的比喻來說,虐心感人的故事是慢慢凌遲你多愁善感的心,在閱讀過程中不斷起起伏伏,而寓言故事是直接一槍給你斃命。
作者在創作時,考慮的不是要把故事寫得多麼曲折,場景如何營造,人物的性格如何培塑等等。這種故事我不會列為寓言故事。桃花源記,南柯一夢確實具有深度的寓意,但我不會列為狹義寓言。史記中的故事作者的目的也是為了闡述史觀,塑造歷史人物的面貌,寓意並不在第一順位,因此我也不會列為狹義寓言。我相信作者在寫作這些故事中,最主要的目的也只是為了寄託寓意。狹義的寓言中,作者會把寄託寓意擺在第一順位,甚至是唯一順位更好。
寓言為了載道可以犧牲故事的外衣,但也可以兩者兼具。
童話故事、民間故事、神話故事、傳奇故事固然有寓意,但顯然這些故事傳達給讀者的感受,更多成分是讓大家欣賞故事的本身。寓言當然也有欣賞故事的功能,但成分沒那麼多,你在讀這寓言時,會更明顯讓你覺得作者意有所指,他好像不是只為了講故事,讀其他故事沒那麼明顯,不一定會引發思索。
如果一則寓言不會引發讀者思索(當然也要考慮到讀者的水平,這裡把缺乏思考力的讀者先摒除),必然不是寓言,或不是好的寓言。
寓言的嚴肅性、諷刺性、警惕性會大過其他類性的文體,他以嚴肅性為要求。電影《目擊者》片尾中莊凱勛對許瑋甯說了一個「恐怖故事」就是標準的寓言,因為大家都看的出來他講的故事只是一個憑藉,而女主角必然心領神會男主角對他的暗指,這就是寓言的功能。
由此一來,符合狹義寓言的佳作舉例如下:伊索寓言,拉封登寓言,克雷洛夫寓言,先秦諸子寓言,郁離子,三戒等。如果讀者們去讀這些故事,會發現這些作品是比較聚焦的。


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