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

吳旻旻《香草美人文學傳統》筆記

屈原:香草美人文學傳統的建立者(第一章)
1.        屈原不僅在書寫的行為中宣洩個人情感,也證明自我存在。
2.        屈原以個人志意的抒發作為觀照與創作核心,體現中國的文學創作是以表達作者內在的感情、志意、抱負為基本特徵。

3.        屈原作品裡的自我乃是在現實遭遇的基礎上,融合自我認同、理想、慾望,經由文學心靈的想像、虛構重新誕生。
4.        楚辭VS佹辭:以兩種強烈對比事物,隱喻不合理的社會狀況,反覆申辯,博引善喻,達到縱橫家姿態。
5.        屈原讓實際景物與虛擬象徵的界線模糊難辨,實存可見的事物,浮脫於自然界,不自主跟著創作者意志來舞動變化。有時可發現作者無視於外在世界狀態,直接將內在世界的樣子映現出來。
6.        詩經獨特性在「興」,楚辭長處在「比」,劉勰認為楚辭以後「興義消亡」、「比體雲構」,代表成為後代學習的主流技巧。比體詩後來衍伸成四大類:詠史、遊仙、豔情、詠物,四體的源頭都在楚辭。詠史以古比今,遊仙以仙比俗,豔情以男女比君臣,詠物以物比人。
7.        香草凸顯屈原的士大夫好修精神,是個對立結構,與惡草相對。
8.        屈原的奇服不僅標示與其他貴族士大夫不同,甚至挑戰社會秩序,以離經叛道的姿態孑然獨立於整個楚國宮廷範圍內。服飾成為雙方好惡對錯的意見戰場。
9.        自戀者在社會人際網路往往有受挫經驗,轉而內向蜷縮,追求和自身的聯繫。自我以孤獨為藉口形成自給自足的符號,在與外在對立中找到滿足感。這種自戀者在當下時空徹底孤獨,卻願意在縱貫面的歷史經驗中得到稀疏的共鳴,與共鳴對象形成一個狹長的知音族群。從典型的「士大夫自戀」中證明楚辭是十足的士大夫作品。
10.    在臣民心目中,君王如神靈般高高在上,人神道殊,迷惘無能為力,有各種隔閡與誤解。屈原對君王的眷戀不是來自道德約束,而是情感上的牽繫,使君臣遇合中多一分淒美感。
11.    香草美人傳統的篩選:
(1)     作品題目、序言或內文點出或暗示有所寄託。
(2)     內容物演化後,成為歷代文人託寓的媒介。
(3)     後代詩話與注疏評箋指出有寄託。

漢士子眼中的屈原(第二章)
1.        西漢知識分子一方面對時代驕傲,崇尚閎麗、追求不朽,一方面又對君王擴權感到無奈憤懣,欣羨戰國多元的政治選擇發揮空間。
2.        屈原的委屈以及理想未現,激盪他們的複雜情感,曾經召喚理想熱情,後驚覺充滿森嚴的網羅,因此武帝諸臣多有以「士不遇」為主題的作品。
3.        劉向編楚辭確立了屈原典範,以及擬屈賦的情志作品。
4.        從西漢到東漢的變化,重才到重學,由恣肆到規矩,西漢抒發強烈委屈,東漢選擇進行冷靜觀察分析。
5.        王逸《九思》:刻意色彩比西漢擬騷明顯,非常刻意換句話說,將香草惡草,善鳥惡禽一組組出現。
6.        漢代讖緯災異的學說大流行,使得王逸能夠建立可觀的喻意體系去註解屈原。藉由共通特質將兩個異質事物賦予聯繫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