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

中國文學屎(二):文學史主客圖

中國文學屎(二):單一標準下的文學史主客圖
如果你是中文系或語教系同學,文學史絕對是必修課程,接著再看看手上比山東大饅頭還要厚的文學史書,會發現傳統文學史書幾乎都用某種預設標準,來評斷各種作品的得失。他們就像某種儒家學者,若用鍾嶸《詩品》和張為《詩人主客圖》來操演,大抵可分為以下階級:
上品:
詩經楚辭
漢樂府史記
古詩十九首
建安風骨
陳子昂
盛唐詩人(李杜王孟岑高)
新樂府運動
古文運動
豪放詞(蘇辛)
愛國詩人(陸游)
元雜劇四大家
明代四大奇書
明代古文派作家(宋濂高啟劉基歸有光)
清代桐城古文
清代小說(紅樓聊齋老殘儒林)
明清傳奇(長生殿桃花扇)

中品:
漢賦
正始之音
初唐四傑
中唐(大曆、韋孟賈)
婉約詞(柳永張先)
江西詩派
明代復古派(前後七子)
明代公安派
清末譴責小說
三言二拍
魏晉筆記小說
唐傳奇

下品:
太康詩風
東晉玄言詩
南朝詩賦(蕭梁集團)
初唐宮廷詩人
晚唐詩歌
駢賦
花間詞
宋初西崑體
永嘉四靈
江湖詩派
聲律詞人(周邦彥)
遼金元文學
明初臺閣體
清代詩人

一開始一定事先稱讚詩經和楚辭,立下了典範,語言自然純樸,來自民間的活力,又能夠反映現實。到了漢朝開始大力抨擊漢賦,強化樂府詩與古詩十九首,反正只要是來自民間都是好棒棒,喜歡把文字搞得很深奧的就滾一邊去吧,這個思想將會延續整本文學史。
東漢末年的建安文學氣象萬千,能夠反映人民疾苦,實在太讚了,至於他們感傷自我,公宴歡樂詩的部分,我們就當作沒看到,或者是雙重標準,只要是對的作家,就算是抒懷己意,也是為了整個時代呀,其他人就不行這麼做了。這第二個雙重標準也會繼續延續,到了正始開始不行了,繼續西晉以降整個爛掉了,簡直是雕琢藻飾,一無可取,不寫出六朝詩歌有多麼獨特,這些貴遊文學集團的面貌,之後再也不會出現,更不要講沒有這些過程,就不會產生唐詩的高峰。
到了唐代偏見更慘,就好像拋物線一樣,初唐宮廷詩人是六朝的餘波,沒甚麼好講的,所以抓住陳子昂大書特書,盛唐實在太強了,我怕以後再也看不到了怎麼辦,好像中唐開始就是世界末日了,到了晚唐準備送安寧病房,節哀順變。相比之下,中唐產生的破壞力與不可思議的創作面貌,是和盛唐完全無法比較的,就像你要比較牛排和披薩那個好吃一樣。
詩過了唐朝就沒甚麼好說的,一代有一代的文學是傳統文學史第三個偏見,宋朝以後的詩作,作者各立門戶,詩論互相打架,比唐朝更加複雜,但先不說這個了,你聽過宋詞嗎?又犯相同毛病,把討論詩的架構全部照搬過來,我們要大力的讚賞豪放詞人蘇辛,其他的就用「詞本豔科」來概括,只要是談情說愛太入骨的,喜歡搞聲律的,我們就說那是缺乏感情,格局狹窄。好奇怪,人家要創新,你就說缺乏感情,如果直白呈現,又說不夠含蓄,到底想怎樣?攏哩ㄌㄟ共,跟現在一樣。其實每個時代的審美觀都很接近,這就是為何柳永的情歌在當時,就像我們的林俊傑一樣,有水井處即能歌柳詞。
幸好這時候出現了古文,滿足了我們這些儒學家混合理學家們的胃口,他們發動的古文運動,讓每個文學史作者都跟著腦充血了,只要是有裨益國家,抨擊諷諫現實的文章就是好文,好了這下文學系的學生又突然變成政治系了,而只要是寫自己事情的就是風花雪月,寫詠物賦更不用講了,可以納入廢文。從此,我們只能按照古文運動者的範式,成了名符其實的八股文。
同樣的反射動作也籠罩在小說戲曲上,其實每個作品要表達的意念應當是大異其趣,不過我們都要給他泛政治化,泛道統化,因此整本文學史你看來看去,不管是什麼題材,什麼文體,什麼時代,都可以用這些意識形態和語句,不斷排列組合去解釋。至於更深層的理由,為何被你們講的這麼爛的作品風格,可以在當時受到歡迎,盤據一段時期,因為我們眼睛業障重,沒看到也不想看到。

整理成下圖來呈現:













幾種意識形態(辨體方面)
1.       可以寫賦,但要散文賦,不要駢賦或徘賦。
2.       散文比駢文好
3.       文以載道,文必秦漢
4.       詩要興向玲瓏,言不盡意,無迹可求,詩必盛唐
5.       儒家至上典範
6.       豪放詞比婉約詞好,格局較大,元曲也一樣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