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

臺閣體筆記(3):唐詩論、宋詩論、元詩論

臺閣體唐詩分期論
1.        高棅的唐詩分期
(1)     以時代盛衰辨詩之高下,已世道升降作為詩歌優劣評價與分歧的重要依據。
(2)     韓愈詩有建安風骨,不同新樂府,是「正中之變」;孟郊窮而有理,聲調悲涼,是「變中之正」,比韓愈更下一籌。
(3)     唐詩的興盛與衰落,除了政治發展,也包含聲律、興象、文辭、理致,也不只注重盛唐,同樣關注其他時代,像是大曆、元和等。
(4)     高棅編《唐詩品彙》時是在野文人,不須頌世鳴盛;注重聲律興象,與主流臺閣文人不合,直到成化以後才開始被注目。後來編《唐詩正聲》才符合臺閣。
2.        楊士弘《唐音》
(1)     分為始音(王楊盧駱)、正音、遺響(盛中晚唐)三部分,但沒有完全按照世變論,有些盛唐詩歌在始音遺響,有些中晚唐詩歌在正音。
(2)     當代臺閣文人,仍然會以世變論來附會他的分法。
3.        世變論下的分期
(1)     《唐詩品彙》以古詩為正,律絕為變,對五古最重視,盛唐選詩多半選五古詩。
(2)     但臺閣文人推崇盛唐的律詩,尤其杜甫,認為古詩自漢魏以後就以衰亡,詩道必須等到盛唐律絕興起,才有復興。因為世道升降,唐代不如漢朝,古詩也不如漢魏。
(3)     以政治角度來看,盛世在天寶之前,但李杜王孟的名作,集中在天寶之後,因此造成臺閣文人分期的混亂與矛盾。臺閣文人推崇杜詩,在於忠君憂國,但這些詩歌是在亂世中產出的,並不是盛世政治。

臺閣體杜詩接受論
1.        忠君憂國,不為世用
(1)     不是注重杜甫文學上的成就,偏向時政意識,儒家典範;此外,杜甫悲苦激烈情懷,也與臺閣平淡嫻雅的要求矛盾。
(2)     將「詩史」概念簡單理解成忠君憂國,否定「無關政體」的其他詩人。杜甫這些亂世之音,只好用「變風變雅」為之辯解。因為王澤深入人心,讓人懷念,但如果玄宗治理的好,真的是王澤深入人心,又怎麼會造成安史之亂?
2.        性情之正到性情之真
(1)     性情之正要求樂而不淫,哀而不傷,而杜詩感憤激烈也被劃分到性情之正,或是迴避。
(2)     杜甫馳騁變化雖多,也歸於矩度之中,中正平和不偏激,符合臺閣文人要求的從容自然。自然延伸出「性情之正到性情之真」,洩漏出臺閣文人潛意識,他們不斷闡述杜詩之忠,不是止乎禮義的正,而是發乎真情的真,只是外表不敢直接承認。
3.        李東陽杜詩論
(1)     重視度詩含蓄蘊藉之美,受嚴羽《滄浪詩話》影響,推崇淡遠意境。
(2)     推崇杜詩節奏多起伏頓挫,用韻不同於前人。《絕句漫興》音韻類似古樂府,不拘聲律,可算是「律出於古」的代表。
(3)     將杜詩劃分成二十種風格,稱為「集詩家之大成者」。

臺閣體唐宋詩之爭:
1.        明初詩壇多以崇唐抑宋為主,到了永樂後部分理學家,貶抑唐詩不符合理之依據,但這理論不強勢。
2.        對宋儒詩推尚:
(1)     周敘厭惡宋詩,甚至不能讀,但認為朱熹的詩可跨越唐代,達到漢魏,他的觀點自相矛盾顯而易見。
(2)     宋儒的道學詩,可以辯存亡得失,明三綱五常。形式上不受詩歌法度拘束,符合詩經遺意。
(3)     宋儒的道學詩,以文學審美角度,難以相提並論,但臺閣文人認為這些才是真正的詩。
3.        批評唐詩:
(1)     不能學唐詩雕琢繁縟,應以道為主,對於聲律的侷限作用,持批評態度。
(2)     陳獻章指出詩歌要從詩經風雅淵源學起,如民歌直抒胸臆,有補於政教民生,若只是描繪自然景物,即使是李杜也不值一提。
(3)     加上晚唐愈趨於鬼怪鄙俚,由這點來攻訐唐詩,提高宋詩地位。以符合理作依據,而非文學審美角度。
4.        讚譽宋代盛世:
(1)     宋代與漢唐並稱,是因為人才之盛,當時君臣,皆以國家生民為心。即使是南宋詩文藻飾誇耀,也認為是藝文隆盛,道統鞏固人心的結果。所謂的南宋盛世,指的是理學發達。
(2)     臺閣文人對宋詩有兩種邏輯,理學詩超脫古今,而其他詩被評論為「宋無詩」。一方面反駁時人過度輕視宋詩,一方面又崇唐抑宋。

臺閣體宋元詩之爭:
1.        宋元詩優劣:
(1)     方孝孺尊崇宋詩,元詩粗豪未脫風沙之氣。而貝瓊、許伯旅認為宋詩論理,不抒情言志,不如元詩,元詩可追李肚。
(2)     臺閣文人主流意見是元詩優於宋詩,元代政治雖然衰亡,元詩學唐能矯正宋末詩風之委靡。
2.        原因檢討
(1)     詩忌用俗,最忌議論,議論則成文字而非詩,用俗則淺近而非古。
(2)     一代之興有一代之學術,宋帶是道學興起,詩歌不能與唐朝相比。
(3)     明代「宗唐得古」,元代詩歌也有這種傾向,因此元詩較優。元人四大家也是由布衣進入翰林,和台閣人身分相同,因此契合。
(4)     後代學者指出元代詩文認同王朝,和雜劇散曲不屬於同一個系統。
3.        成化後宋元詩之爭
(1)     此時臺閣文人已消亡。萬冀推崇宋詩,認為元詩巧麗淒婉,哀世之音。
(2)     李東陽認同元詩優於宋詩,但元詩不可為法,取法乎中,得之乎下。
(3)     吳中派沈周開始學宋詩,影響當時開始不屑模仿唐詩,轉學蘇黃。
4.        蘇黃與江西詩派接受
(1)     臺閣體對蘇黃詩歌興趣缺缺,較少評論。
(2)     劉弘《蘇詩摘律》中,可以看到當時蘇軾詩受冷落,覺得可惜,認為作品蒐羅怪異,無一字一句無來歷,但性情自然流轉。
(3)     臺閣文人貶低宋詩,卻使用江西詩派奪胎換骨創作法。
(4)     胡儼是最早入閣七人之一,詩多臺閣體之作,但詩旨高邁,寄託深遠的風格,與江西詩派相近。追求興寄高遠,曲喻諧婉。
5.        楊維楨詩歌接受
(1)     楊維楨詩歌以樂府成就最高,領導古樂府運動,成為「鐵崖詩派」。為後世非議是因為恣意於香豔的香奩體與竹枝詞。
(2)     明初仍然地位高,但臺閣體無法接受他詭譎顯怪之風。王彝《文妖》抨擊他的文章是狐妖,和盧仝李賀相類。
(3)     撻伐聲後,楊士奇開始讚譽,將他與宮詞之祖王建相提並論。楊士奇晚年發此議論,算是對頌世鳴盛下壓制真情的反動。
6.        臺閣文人樂府創作
(1)     李東陽曾評價楊士奇樂府,有魏晉遺意,其他臺閣文人創作也很多。臺閣文人樂府多歌功頌德之作。
(2)     楊維楨香奩樂府對臺閣文人影響甚少,臺閣文人的閨怨詩沒有豔情之作。臺閣文人性情之正,情感不偏激,和楊維楨的理念會有差異,以他和胡廣的《將進酒》相比便可看出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